邹氏兄弟:齐心协力创金号 风雨兼程“邹协和”

●兄弟齐心,艰辛创业终起家。

座落于武汉市交通路和花楼街交汇处的一座老建筑,造型典雅、古朴优美,被选为“武汉市在册优秀历史建筑”。这座建于1918年的楼房,原名“老邹协和银楼”,是发扬蹈厉的武汉近代民族工商业的见证。“邹协和”乃邹氏五兄弟邹沛之、邹济之等在武汉开设金银首饰店的招牌。提起“邹协和金号”,如今知晓的人恐怕不多,但约100年前,它曾经名满江城、家喻户晓,几乎成了武汉银楼业的代名词。

“邹协和金号”的老板原系邹姓兄弟五人:老大邹沛之、老二邹济之、老三邹源之、老四邹澄之、老五邹润之,原籍江西省丰城县燕山乡湖塘村。父亲邹绍韩是个教书先生,但颇有眼光,很鼓励儿子们外出谋事,寻找生财之道。1904年,在父亲的授意下,邹沛之等三兄弟跟随姑父来到他在武汉开设的银匠铺当学徒。

这段寄人篱下的学徒生活,过得相当艰苦。老大邹沛之十分勤奋,后因手艺精湛而在行业中被称为六大名师之一。老二邹济之却因手脚太慢,经常受责骂。邹沛之便设法将他转到别的银楼拜师学艺,但仍因出活太慢而遭到老板嫌弃。无奈之下,1908年,邹沛之在武汉汉口小董家巷租了一间房屋,让邹济之自己打造首饰,穿街走巷叫卖。邹沛之仍在姑父的银匠铺干活,夜间下班,他就偷偷回去帮弟弟打首饰卖。此时,老三邹源之工作劳累又常常食不果腹,一次他到厨房找点冷饭填填肚子,被姑父发现,竟挨了耳光。邹沛之一气之下,带着弟弟一同离开了姑父的银匠铺,从此,兄弟三人聚在一起,开始了艰辛的创业旅程。三人节衣缩食,勤劳苦做,渐渐有了些积蓄。于是1909年,在武汉汉口花楼街分租了半间店面,开设邹协和银匠铺”(这就是“邹协和金号”的前身),原始资金只有37两白银和家属陪嫁的一些首饰。

“邹协和”开业以后由于货品工艺精细,待客又和气,生意日渐兴隆。不久,店里意外“飞来了一个金罗汉”,使这个小本利微的银匠铺一下子完成了原始积累。传言说,某日,一位和尚深夜拿了一尊小罗汉上门求售。邹沛之审视良久,婉言说:“师父!请拿到别家去卖。这尊罗汉,外包是银,里面含金,我家小本经营,买不起啊!”和尚面现感佩之色,说:“我走遍汉口,没有一家店肯说实话,难得你如此坦诚,就便宜卖给你吧。”于是邹家兄弟向隔壁面馆的老板借了些钱,将罗汉买下,经提炼加工后,净赚了四两多金子。邹家兄弟自此掘得第一桶金,有了做大的本钱。

1908年,老四邹澄之追谁兄长,来到武汉,给二哥邹济之当学徒。邹澄之勤奋好学,练得一门好手艺,他最拿手的就是捶金箔,据说,他捶的金箔,质地均匀,薄如蝉翼,几乎可以透亮,成为日后“邹协和金号”的一大招牌。邹氏兄弟扎根武汉,齐心协力,各显其能,迎来了“邹协和”的腾飞局面。

 

 ●事业腾飞,巧抓机遇成翘楚。

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,民族工商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,借着这个机遇,邹氏兄弟将“邹协和”发展为行业翘楚。辛亥革命爆发期间,邹氏兄弟曾避回老家江西丰城,待到民国成立后,邹沛之等兄弟果断返回武汉,继续在原来的半间铺面经营。1913年,他们将“邹协和”移至武汉汉口汉正街,租赁全栋门面,仿效当时在武汉银楼业最有势力的浙江帮大银楼的气派,装修一新,扩大营业,顿时人气大旺,崭露头角。

正当邹氏兄弟雄心勃勃地准备拓展生意时,却遭到了武汉浙江帮银楼的一连串打压。幸而得到江西帮钱兑业的帮助,才平息了风潮。邹氏兄弟自知难与浙江帮大银楼平起平坐,于是决定以经营银饰为主,同时与典当业周旋,以收购典当满期的金饰为原料,兼营金饰。1914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,金价直线下跌到30块大洋一两,金饰虽也跌价但幅度较小,从而拉大了金饰利润的空间,原本资金微薄的“邹协和”逢此良机,两年间积累了千两金子的底货。1916年,为扩充业务,邹氏兄弟在武汉汉口汉正街永宁巷增设 “邹协和(兴记)银楼”。1918年,他们又在武汉汉口交通路口增设了“老邹协和银楼”。一次,直鲁豫巡阅使吴佩孚派副官将不便携带的黄金900两存入“邹协和”,以后根据每日提取的额度,按当天金饰牌价折算现金返还。“邹协和”妥当处理,服务周到,副官十分满意,便介绍了吴佩孚的不少部下关照生意。有了这笔雄厚的底金和众多显赫的关系,“邹协和”从此名声大振,实力更加雄厚。

经此之后,“邹协和”有了经营金饰的资本,于是确立了金银并重的方针,并由老大邹沛之到上海坐庄进货,与上海的金号建立了关系,每月均有标金行市报往武汉,“邹协和”便按此换算金饰收进的牌价。紧接着大革命风暴袭来,武汉时局吃紧,官商富绅纷纷用纸币购买黄金。“邹协和”由沪购进的黄金源源抵汉,获得高额利润,邹济之因此担任了武汉汉口金银业同业公会会长。短短数年时间,“邹协和”在武汉金号已达8家,每店额定流动资金500两黄金。另有典当行数家,兴建购置房产36幢。尚有江西丰城老家的田地房产不菲。截止到1930年,邹协和”已是大名鼎鼎,名声贯耳,金光闪闪的“大宅门”,令世人侧目。

 

 ●各奔前程,风云变幻连遭劫

商业的扩展,资本的暴增,家产的富集,邹氏兄弟之间出现了矛盾,并逐步加剧。父亲邹绍韩年事已高,管理家族也力不从心,于是1931年,在他的主持下,武汉的“邹协和金号”分了家。兄弟们从此自立门户,各奔前程。

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,神州大地掀起了全民抗日的烽火。邹协和家族相继收歇了各家店面,只留下了汉口法租界的金店。随后,武汉沦陷,邹协和”创始人邹沛之拒绝与日伪合作,收歇店铺,携家眷流亡湖南。其长子邹啟祥携黄金一千余两,流亡香港。抗战八年后,再回到光复的武汉时,千两黄金早已所剩无几。老五邹润之带着老母及家属,携黄金五百两逃往香港,回武汉时黄金同样被消耗殆尽。留在武汉的邹济之、邹源之、邹澄之为避免日寇掠夺,把资金投到房地产上,盘算着即使房屋被炸,还能保存地皮。不料,仍未逃脱日伪的敲诈,日本人盯住了“邹协和”这块肥肉,放出风声,要“邹协和金号”代表武汉银楼业向皇军献战机一架。邹澄之未将此事放在心上,便没有理会,结果被日本人以过岗哨没鞠躬为由,抓到宪兵队,吊打了一顿。邹协和家族四处托人告保,后筹交了三万块大洋,才将邹澄之赎回。

终于盼到日本投降,武汉光复,邹氏兄弟凭着“邹协和金号”这块金字招牌,竭尽全力恢复了沪、穗的黄金买卖。哪知国共和谈破裂,内战接踵而至,社会动荡不安,经济金融崩溃,达官贵人纷纷要求提兑存金,“邹协和金号”遭遇了挤兑。国民党二十六军军长马励武的老婆因提取黄金未果,一时谣言四起,轰动全市。马励武勾结武汉警备司令部扣押邹济之,勒令即日还金。官办的《华中日报》连篇累牍,刻意渲染“邹协和金号”涉嫌金融欺诈,将“邹协和金号”推向了绝境。

俗话说,祸不单行。邹氏兄弟花费3000两黄金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刚刚平息了挤兑风潮。又赶上1947年2月17日,国民政府经济紧急措施方案颁布,宣布停止一切黄金买卖,以经营黄金交易为主业的金号、银号、钱兑业,全部停止营业。“邹协和金号”存在上海金号的800两黄金,被认为涉嫌买卖,全部被没收。“邹协和”家族为此打了整整两年官司,一直打到南京最高法院。虽然取得胜诉,等到折合法币发还时,却只能买进8两黄金!

接连遭遇几番打击之后,“邹协和金号”已经是块空招牌了。1949年武汉解放后,新政府取缔私人金融业,没收私有土地房产,“邹协和金号”在武汉消失了,曾一度煊赫的历史黯然结束! 

 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